李大山

还是很粗糙。
辉柏嘉水溶彩铅画的,没沾过水

梦境

置身于人群,人们在说笑、嬉闹,周围一片嘈杂。像是被引领着,我就地躺下,在全身与沙石完全接触的那一刻,喧嚣瞬间消失,四周像是拉起了安静的帷幕。此刻的感觉,似在独自享受一场无声电影。一条英俊的狗无声息的走到我腿边,撩弄起我的裤脚。


游古城墙,把起点走成终点。


可惜了北京的城墙,战火中没被敌人毁坏,却在解放后被自己刨了


西安回民街 彪悍的烤肉串


照着书上,按着书上的步骤画的

再得2个晚上才能完工 😊